2021年国际妇女节

认真应对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问题刻不容缓

国际劳工组织助理总干事兼亚太区域局局长麻田千穗子表示,解决工作中的性别平等问题刻不容缓。现在是我们作出承诺、勇敢抉择和共同努力的时候了。

评论 | 2021年3月8日
麻田千穗子,国际劳工组织助理总干事兼亚太区域局局长
国际劳工组织制定的第一个工作场所女性权益的标准为生育保护,至今已有100多年。

一个世纪过去了,发生了许多变化,我们可以列举出诸多女性谋生、开创事业、商界表现出色、担任领导职务的成功案例。

国际妇女节应该是庆祝这一成功并为所有希望工作的女性展望光明和繁荣未来的最佳时机。

然而,许多女性却面临截然不同的现实。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是部分原因,它加剧了先前存在的不平等,而且往往对女性就业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女性更有可能被迫失业,进入更不稳定的非正规部门,或从事既不符合她们的技能也不符合她们期望的工作。

坦率地讲,即使在疫情来临之前,情况也不是那么乐观。

就在一年多以前,在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听说过新型冠状病毒之前,国际劳工组织的旗舰报告《实现性别平等的量子飞跃:为了人人享有更美好的劳动世界的未来》中已经指出缩小性别差距的进展如何停滞不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出现了逆转。

解决工作中的性别平等问题刻不容缓。现在是我们作出承诺、勇敢抉择和共同努力的时候了。

麻田千穗子, 国际劳工组织助理总干事兼亚太区域局局长

阻碍女性进入、保留在劳动力大军中并获得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无薪护理工作,这一负担仍然不成比例地落在全世界女性的肩上。在所有促进性别平等的努力中,1997年到2012年间,女性每天承担的无薪护理工作仅减少了15分钟,而男性则增加了8分钟。按照这种速度,缩小这一差距将需要200多年时间,如果考虑到疫情的影响,所需时间将会更长。

女性所从事的工作和行业仍然少于男性。与男性从事同一职业的女性工资仍低于男性(全球范围内约低20%)。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全球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管理人员是女性,这一情况在过去30年中几乎没有改变,尽管她们的受教育程度可能比其男性同行更高。如果这还不够糟糕,有孩子的女性在就业、薪酬和领导机会方面还会受到进一步的惩罚。这些惩罚贯穿女性的整个生命周期,由于缺乏养老金和社会安全网,往往会导致老年时的贫困。

暴力和骚扰是不可接受的,并且会继续对女性参与就业和发挥潜能产生不利影响。令人沮丧的是,它仍然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不分国家、职位或部门,而且常常扩展到物理空间之外,延伸到数字世界。

尽管挑战艰巨,但好消息是,我们知道需要做什么。

劳动世界中的性别平等需要“质的飞越”,而非渐进式步骤。如果我们要收获性别平等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效益,那么就需要有意识、更加积极和协调一致的努力。我们都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这包括政府、工人和雇主组织、妇女组织、学校和学术界、其他重要合作伙伴,还有你和我。

以下是在劳动世界中为女性带来变革的四个关键领域。

首先,我们必须努力解决男女无偿照护责任之间的巨大差距。男性需要承担更多,并且将从更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中受益。增加工作场所层面的支持和投资也至关重要,具体做法是制定政策,以更灵活的方式安排工作时间和职业;找到调控照护责任的路径,保障在因照护缺勤后重返工作岗位不会受到不公平的惩罚。

第二,各国政府需要采取——或在某些情况下彻底修改——立法和政策,以增加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会,以及可以获得更高技能和报酬的工作和机会。这包括投资于公共出资的、可获得的专业照护服务。许多国家已经立法,但执行不力,因此,分配资源、提高能力和追究责任任重道远。

第三,包括性骚扰在内的基于性别的暴力和骚扰是不可接受的,必须予以解决。国际劳工组织的《消除劳动世界中的暴力和骚扰公约》由劳动领域的各国机构共同制定,提供应对暴力和骚扰的的明确框架和行动指南。继斐济于2020年6月率先批准该公约之后,批准和实施该公约应成为亚太地区每个国家的首要议程。

最后,呼吁各层面都需要采取行动来支持女性的发声、代表权和领导力。必须消除招聘和晋升方面的歧视,并考虑采取平权行动,根除顽固的性别差距。我们还必须向世界各地的女性伸出援手,包括那些经常被边缘化的具有多重身份的女性,如移民工人、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人(LGBTI)群体、少数族裔和土著女性以及残障女性。

如果不能解决工作中的性别平等问题,将会造成巨大的机会损失。尽管疫情仍乌云密布,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现在是时候展现承诺和做出勇敢的选择了。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就能缩小不平等,打破障碍。这样,世界各地的女性才可以在没有一个人掉队的劳动世界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