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劳工组织百年

为社会正义而奋斗的100年

为了迎接国际劳工组织成立一百周年,我们回顾组织的历史和影响——以及如何为第二个百年做准备。

新闻发布 | 2019年1月3日
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新闻)— 想象一个没有周末、没有八小时工作日、没有最低工作年龄限制也没有对怀孕或弱势劳动者保护的世界。

如果没有国际劳工组织,这就是你可能要面对的工作场所。

国际劳工组织创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1919年,现在正准备纪念其为社会正义而工作的100年

现在很容易忘记国际劳动组织职责背后的思想在当时是多么不同凡响,正如其章程序言概括的那样:“只有基于社会正义才能建立世界持久和平”。

同样具有革命性的是该组织的结构,将政府、工人和雇主聚集起来共同决定劳工标准。后来这被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形容为一个“疯狂的梦想”。

在国际劳工组织成立之时,人们日益理解世界经济的相互依存性以及需要合作以确保日益剧烈的国际竞争不会导致工作条件的下降。正如章程所言“……任何一国不采用合乎人道的劳动条件,都会是想要改善本国状况的其他国家的障碍”。

这些思想和感情进而被逐字铭刻于国际劳工组织的基石上。1926年,当国际劳工组织搬进位于日内瓦湖畔的首批专用办公室时,其奠基石上镌刻着拉丁文“Si vispacem, colejusticiam”(如果你渴望和平,就得匡扶正义)。大楼的正式大门也反映了国际劳工组织的独特性,它们需要三把钥匙才能打开,象征着三方成员的同等贡献。

但是,在搬迁之前,国际劳工组织已经在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工作生活中留下印记。

1919年,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首届国际劳工大会(ILC)— 三方成员会议 — 通过了针对重要劳工问题的六个国际劳工公约,包括工业领域的工时失业生育保护、女性夜间工作、最低工作年龄和工业领域年轻人夜间工作等问题。

随着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欧洲爆发冲突,国际劳工组织暂时转移至加拿大,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少数几个未间断工作的国际组织之一。

在1944年5月战争接近尾声时,国际劳工组织通过了《费城宣言》。这一宣言重申了国际劳工组织的目标并界定了以人权为中心的一套原则,以满足“对更好世界的希望而唤起的愿望”。

《宣言》对人权的重视必然取得丰硕成果,包括制定了一系列国际劳工标准 — 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公约和具有指导意义的建议书 — 处理劳动监察、结社自由、组织和集体谈判权利、同工同酬、强迫劳动和歧视等问题。

二战的结束开启了国际劳工组织活动的一个新阶段。1945年,国际劳工组织成为新成立的联合国的首个专门机构。

国际劳工组织经历的另一个战后变化是成员的扩大。工业化国家被发展中经济体超过,成为少数,于是国际劳工组织三方性这一本质特征与第二个特征 — 普遍性 — 相结合。

在1969年国际劳工组织成立五十周年之际,该组织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其他重要的里程碑包括1964年国际劳工大会一致通过的谴责种族隔离制度的宣言,使国际劳工组织成为首批对南非施加制裁的组织之一。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国际劳工组织通过全力支持波兰独立工会“团结工会”(Solidarnosc)的合法性,也为波兰从独裁统治中解放出来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二十世纪进入尾声之际,国际劳工组织的作用继续发展以应对劳动世界的变化,特别是不断上升的全球化进程。对其帮助的请求扩大到更多样的问题领域,包括原住民权利问题、工作场所艾滋病/病毒问题、移民工人家政工人问题等。

该组织倡导将体面劳动作为国际发展战略目标,同时促进公平全球化的理念。在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及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正式得到国际社会通过时,体面劳动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目标8,旨在“促进持久、包容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促进充分的生产性就业以及人人享有体面劳动”。

将于2019年1月发布的劳动世界的未来全球委员会报告,标志着一整年全球活动的开始,以纪念国际劳工组织在其第一个百年取得的成就并展望下一个百年。

诚然,这一联合国首个百年专门机构将没有时间躺在功劳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