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工作同样也是工作

国际劳工组织亚太地区局局长浦元义照

新闻 | 2014年6月16日
两个月前,来自印度尼西亚无名小城的一位23岁的家政女工艾维亚纳•苏里斯特亚宁斯(Erwiana Sulistyaningsih)入选了美国《时代》杂志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只是因为她不肯做一件事而与众多总统和摇滚明星并肩获得了这一称号,这件事就是--她不肯保持沉默。

今天是国际家政工日,国际劳工组织在今天回顾像艾维亚纳这样的妇女为这一节日做出的贡献。艾维亚纳自香港返回印度尼西亚以后,一直在为家政工权益奔走。她在香港工作的八个月期间,受到雇主暴力虐待。当伤情导致她无法继续工作以后,她被打发回了老家,兜里仅剩9美元。艾维亚纳自此开始为像她一样的家政工奔走呼吁,这些家政工散布在世界各个角落,其中很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绝大多数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

仅在亚太地区,就有超过2000万家政工——这一数字相当于斯里兰卡的人口数量——然而由于这些工人通常隐身在私人家庭这种没有立法监管的工作场所,她们更加容易受到虐待。在许多国家,家政工不受劳动法保护,不在最低工资覆盖范围内。通常,家政工的收入低于平均工资的一半,有些家政工的工资甚至不到平均工资的五分之一。

尽管存在风险,家政行业增长还是十分迅猛。如今从事家政工的人数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增加了1900万——这意味着不到20年的时间里增长了30%,其中80%以上的家政工为女性。

中国的许多家政工是来自农村的进城打工者。中国对家务劳动和看护服务的需求大于供给,劳动力短缺有利于确保超时劳动得到控制,提高工资。但是目前家政劳动的监管仅仅通过商务部的一个规定来进行,需要共同商定一个机制来扩大对家政工人的劳动保护。

世界需要这些女性。外来务工的家政工人对其家庭和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她们把挣来的钱汇回老家,满足自己家人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需要,促进国家GDP的增长和经济发展。家政工人让雇主家庭能够安心工作,减轻了他们在清洁、做饭、采购和其他家庭事务上的负担。

我们需要承认家政劳动—特别是移民工从事家政劳动--是有益的,但前提是只有当这些妇女能够安全地工作并有所获益,这些好处才能显现。几天前国际劳工大会通过了一份具有约束力的强迫劳动议定书, 其中包括提高对强迫劳动受害者的补偿。该议定书明确了家政劳动所获得的收益,应当公正的支付给家政工人和他们的家庭, 而不是让那些高收费或违法收费的用工机构和靠剥削获利的雇主赚得盆满钵满。国际劳工组织最新数据表明,每年从强迫家政劳动中产生的利益超过80亿美元。

这种情况的出现,一部分原因是许多人依然把家政劳动当作不用支付报酬的女性家庭责任,或者当作下等阶级或者低种姓妇女从事的工作,而没有把它视为是和其他任何工作一样的应当支付工资的生产性工作。在2011年6月16日,第一个承认家政工权利的公约得以通过。今天,我们要为这一时刻庆祝,庆祝国际社会终于以积极的态度宣布:“家政工作同样也是工作”。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4个国家批准了国际劳工组织第189号公约,以此铭记家政工的基本权利。值此公约通过三周年之际,我呼吁所有政府考虑批准该公约,将对家政工的保护纳入到劳动法保护范畴之内。

而你们,不需要等待政府采取行动来改善家政工的生存处境。如果你雇用了一个家政工,跟她聊一聊如何在自己的家中运用公约的原则:承认她有每周休息一天的权利,确定合理的工作时间,根据最低工资标准商定公平的薪酬;不要雇用低于最低就业年龄的孩子来工作,允许年轻人工作和学业兼顾;鼓励你的家政工加入家政工组织或者协会;提供假日工资和病假工资,允许自由流动,及时支付现金;尊重你的家政工的个人隐私,如果她住在你家中,给她提供一个带锁的房间。

我钦佩艾维亚纳的勇气:她站起来,为自己的权利和人类尊严而抗争,为更多像她一样的家政工的权利而抗争。我们不应当让艾维亚纳独自抗争,我们要和她站在一起,来保护在你家庭中、在你社区中家政工们的权利;向你们的政府呼吁批准家政工公约,确保妇女能够安全地从事这些被广泛需要的工作,并获得满意报酬。如果我们不承认家政工群体是她们所在社会的宝贵一员,不利用法律给予她们充分保护,还会有多少类似艾维亚纳的案件发生?